项氏兄弟:网络电影「幻燃」有术|幕后学院


这其中,《奇门遁甲》的表现无疑是最抢眼的——上线首日,爱奇艺、腾讯视频双平台分账票房超500万;上线5天,票房破千万,打破网络电影6年以来的历史纪录;上线13天,总票房突破4300万,成行业最快突破3000万大关的网络电影。

早在1982年,袁和平执导《奇门遁甲》开启了东方秘术的奇幻IP之路;2017年,徐克监制、袁和平再导《奇门遁甲》,独创“雾隐门”奇绝异术之千面江湖。前作在先,顶着经典IP“第三代”身份出世的2020版《奇门遁甲》,注定没有退路。

压力之下,2020版《奇门遁甲》不负众望,不仅在商业上可见地突破行业想象力,更将影响力成功延展到更多传统网络电影受众之外的观众。

带着行业内外的好奇与疑问,烹小鲜(pengxx01)联合幕后学院,于4月10日推出主题为“网络电影精品化路线如何走?”的线上座谈会,对话嘉宾《奇门遁甲》导演项氏兄弟之一的项秋良,从锁定概念、故事定调,到美术置景、服化道设定,再到拍摄、特效后期等维度展开讨论。希望通过近两个小时的分享与建议,带给从业者一些启迪和收获,提振网络电影行业信心。

提起项氏兄弟,很自然想到两个标签:作品够燃,分账票房够硬。人人艳羡的成绩背后,项秋良坦言,是一次次打破自我,不断复盘重塑的过程。

“很多人认为,拍久了同一类型的片子,导演会形成自己的风格,或者是套路。其实对我们而言,从来没有对题材、类型、表现手法设限,只是单纯地从兴趣和擅长角度出发,发挥想象力的最大化。无论是《水怪》也好,《奇门遁甲》也好,包括刚刚拍完的《地道战》也好,我们希望赋予故事新的养分,带着鲜活的气息问世。”

座谈会开场,项秋良反复提及“项目复盘”的重要性。他以魔幻题材举例说明,“反派什么路数?妖怪如何设计?功夫场面怎么表达?特效场景怎么做更吸引人?这些疑问都需要从上一部作品中找答案。通过票房排行判断市场走向,收集多方评价琢磨观众口味,通盘考量作品的优缺点,在下一部作品中调整改进。不断纠错和完善的过程中,导演才会对某一种类型片的把控越来越清晰稳健。”

早期入行时,项氏兄弟喜好拍摄短片,注重个人风格的表达,很中意打破常规讲故事的方式。然而进入网路电影行业后,他们的想法有了很大转变,“这个市场很现实,不要总想着刻意去树立某种风格,找寻最易被大众接受的方式,老老实实去拍。当一部部作品累积起来,导演对故事人物的理解,服装造型美术的设计,自然而然就形成了一种标签。”

在网络电影领域,《奇门遁甲》是一部稀有之作。其一,影片“血统纯正”,是2017版徐克监制、袁和平执导的同名院线电影唯一正版授权拍摄的网络电影,并延用了原版制片人和编剧阵容;其二,制作成本高达2000万,从立项到剧本完成花费了一年时间,后期制作了5个多月,与院线电影的制作周期别无二致。

接手这样的项目,即便是经验丰富的项氏兄弟,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。项秋良透露,前两部《奇门遁甲》的导演,是行业里的偶像级人物,谈超越前作很难。“我们当时的想法是,既要整体创新,也要细节致敬。根据当下网络观众的喜好和审美品味精简出场人物,讲述男主周同少年英雄的成长故事,保留原版‘雾隐门’内核精髓之余,节奏更紧凑流畅。在场景概念设计、美术、服化道层面,加入我们这代人的想象力和创新力,将东方文化的魅力持续传递给更多年轻受众。”

创作上的自由,让项氏兄弟得以在《奇门遁甲》中大展拳脚,最重要的6分钟开场戏,他们的灵感居然来自于吃火锅。“有一次朋友请我们在北京吃火锅,吃到一半的时候,桌旁居然出来一个人表演川剧变脸。哇,这个太有趣了!”项秋良笑着说,他脑子里当时出现了后来电影中呈现的画面,“一家黑店,妖怪表演变脸,客官去捏,结果出来一个惊悚的小孩脸。”

其实,这样的场景已经融入了项氏兄弟的生活之中,“只要看到有趣的事,我们就会讨论交流,看看能不能放到片子里。IP改编或是原创剧本,我们都认为需要导演进行二度创作,融入新鲜元素,而不是被死死捆住手脚。”

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的项秋良,对于魔幻题材最为重要的视效,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。无论是在剧本创作还是拍摄过程中,他都习惯用画面去表达,《奇门遁甲》筹备阶段,每一个特效镜头都设计了几个版本的分镜,最终确定写实基调。

按照奇幻题材的常规设想,《奇门遁甲》似乎更适合奇幻感强烈的大场面,项氏兄弟甚至想给男主周同的房间设计成雕塑群。“但后来我们否定了这个版本,因为它太抢戏了。”项秋良透露,这场戏讲述的是男主周同和父亲吵架,展现浓浓父子情的一面。“如果一场很走心的戏,观众反而被场景特效吸引过去,那岂不是搞错了重点?与人物情绪相比,其他都是陪衬,特效和美术应该切切实实为塑造人物、剧情服务,过多反而喧宾夺主。”

对于网络电影导演来说,由于制作成本有限,时常会面对诸如此类的取舍。项氏兄弟有着自己的一套处理方式,“提高制作效率最好的办法,是前期筹备时间久一些,充分一点。剧本阶段,导演脑子里就要有清晰的画面和节奏,精确到每一个镜头之间的衔接。少拍废镜头,尽可能节约制作和时间成本。”

《奇门遁甲》的成功,让业内看到了网络电影质的飞跃,票房天花板破亿的呼声空前高涨。项氏兄弟也真切地感受到行业向好的趋势,“这段时间,很多人在看我们的片子,甚至分不清是网络电影还是院线电影,观众人群欣赏水准有了很大提高,这是实实在在的利好。但另一方面,网络电影想突破票房天花板也是有前提条件的,第一,成熟完整的好故事;第二,电影质感的制作水准;第三,有演技的合适演员。”

如项氏兄弟一般,因为热爱而投身网络电影行业的从业者并不少见,但市场是残酷的,他们中的大多数被替代、被淘汰。但项氏兄弟却一路高开高打,《镇魂法师》票房破3555万、《万妖之城》破4035万、《奇门遁甲》破4300万……其执导的影片分账票房累计早已突破1亿元。

多部作品以小博大获得千万级票房,离不开项氏兄弟对市场的深度考量。“网络电影商业气息很浓,受众画像数据参考很有必要,能够帮助导演做出判断。”但同时,他们也不认同刻意讨好某一年龄层受众的做法,“谁能真正体会到对方喜好呢?终归是个人臆想吧!我们拍片,先要搞清楚自己擅长什么,导演先打动自己,才能打动某一类人。”

如今,网络电影成为新人导演的“试验场”,项氏兄弟也在培养后辈,充实公司的制作人才团队。“我们对制片人和导演提出不同的要求,制片人不仅懂算钱、催进度,还要懂内容、看剧本,明白网生内容的创作规律和原则。而新人导演,也要学习商业知识,学会研究市场、受众,放弃一些纯理想的部分,毕竟网络电影市场是很现实的。对于新人来说,最好从票房排行靠前的‘安全’题材入手,处女作赚钱了,才有机会拍第二部啊!”

一路走到今天,项氏兄弟有过高光时刻,也有少许遗憾,“我们目前最大的困惑是,网络电影制作成本有限,不是魔幻片的预算来拍魔幻片,有些特效真的难以实现。”未来,项氏兄弟也考虑拍摄其他类型片,比如现实主义题材或是文艺片,“过去还是保守一些,希望将来更大胆吧!”

《奇门遁甲》在有限成本内,实现创意想出新的玩法,让行业看到了网络电影精品化升级的“新”方法论。随着主创团队、故事剧本、美术、服化道、后期特效等各环节不断配置升级,相信自我革新的网络电影必会打破行业天花板,迎来新的飞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