根本忍不下来 那些让人纠结的手机UI设计


  0 (1).jpg

  但完美的手机UI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成的,在通往优秀手机UI的路上,很多设计一不小心走偏了,最终实现的效果是让人又爱又恨。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一下那些让人纠结的手机。

  谷歌原生虚拟按键

  最受用户诟病的还是虚拟按键占用了一部分的屏幕像素。比较极端的例子如HTC One(M8)在叠加了四层“下巴”后严重影响了APP的视觉效果。

  

  HTC One(M8)

  然而,我们不能说虚拟按键就一定不好,毕竟在Android 2.X时代,安卓的四大键位被厂商随意排放。这样的设计是谷歌没法控制的,而做成虚拟键的好处显而易见:各大厂商不可能也没必要,再轻易的修改软件层面的触控键了。从而规范了安卓系统的三大按键设计。此外,虚拟按键也能让锁屏状态下的手机更加美观,由于机身正面没有多余的按键,显得非常简洁大方。

  

  SONY Z2

  所以,我们也不能一概而论虚拟按键的好坏,最终还是要看用户喜不喜欢。毕竟开源的Android系统还是有很多实体按键机型供消费者选择。

  、拟物化

  去年iOS7的发布彻底掀起了对这两种设计风格的探讨,作为全球最多人使用的手机操作系统之一,每一个改动都备受瞩目,iOS7作为历代改动最大的一个版本,自然牵扯到了亿万人的使用习惯和交互体验。

  一小部分用户直到现在依然坚守着iOS6的阵地,而在升级了iOS7的用户中,也有部分用户觉得后悔。那么真的有那么不受待见吗?

  

  iOS 7 vs iOS 6

  可以看到苹果对每一个预装APP的icon都进行了重新设计,用苹果首席设计师乔纳森·艾维(Jony Ive)的话来说就是:简洁之美将影响深远,包容、高效。真正的极简不仅仅是抛去了多余的修饰,它更是给复杂带来了秩序。

  其实,拟物化设计与扁平化设计是不同的设计风格,本质上是没有好坏之分,近几年的中,扁平化设计可以说是大势所趋。如Windows 8的Metro(现已更名Modern)界面则完全采用了扁平化的设计。

  

  广受好评的iOS7天气APP采用了扁平化设计

  

  iOS 7更为方便直观的多任务管理

  小编认为,对于这两种设计风格的争议根本原因还在于用户的习惯问题,用户看惯了拟物化的iOS也许难以接受iOS7,但这些问题都只是暂时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些争论只会越来越少。会有越来越多的拟物化拥护者接纳扁平化,这是一种时代的潮流。也许当你再次回过头来再看拟物化时,就会感到UI设计的进步。

  Smart Bar

  不容置疑,魅族在很多方面都在学习苹果,所以硬生生的就在底部放了一个单独的Home键,虽然与其他的安卓系统产生了差异化,但与此同时魅族无法完全摆脱安卓系统的操作逻辑。所以只能通过软件和交互上的一些方式来弥补。像Flyme系统中的滑动手势和Smart Bar都是为这些盲目借鉴所打的补丁。

  

  官方宣传中的Smart Bar

  

  应用不兼容情况下的Smart Bar

  自2012年11月27号Flyme2.0随MX2发布的那一天起,关于Smartbar的争议就从没停止过。魅族推出Smartbar的大背景不再赘述,魅族也无非是想趁着这样的大背景树立UI特色,避免同质化现象,但显然,Smart Bar不是很Smart。发布之初,Smartbar经常会有不兼容的现象-即所谓的双底栏或者返回按钮孤零零地躺在底栏,玩游戏无法全屏的情况。因此很多人并不看好Smartbar,认为这完全就是画蛇添足,有好好的解决方案你干嘛不用啊。而魅族甚至在官方论坛中对多次讨论“去除Smart Bar”的用户禁言处罚,可见这一问题的敏感程度。魅族表示会不断地优化Smart Bar的兼容性,但是那么多的软件,永远不可能每一个都优化到位,所以Smart Bar在魅族口中再怎么完美,它始终都是一个伤疤,为盲目借鉴所付出的代价。这也许就是: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

  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,在某种程度上,Smartbar又是魅族很好的创新,不仅树立了自己的UI特色,还提升了Flyme的用户体验,当App与Smartbar完美兼容时,同样的屏幕大小,相比原生Android,Flyme能提供更多的显示内容面积。并且随着时间的发展,Smartbar的兼容性越来越好,可玩性和功能性大大提升,这也使双底栏App越来越少(少不等同于没有),兼容的时候觉得Smartbar太好玩了,但是万一碰到某个不兼容的App,导致双底栏,心中又燃起熊熊怒火,在心中怒火熊熊燃烧的时候,又不小心在微博上看到了Flyme4.0的设计图,直呼:美哭了!可以预见,以后的Smartbar不仅会更好看,还会更好用,这时候只能一边看着双底栏,一边看着Flyme4.0的设计图安慰着自己:再等等,再等等…

  不可更换壁纸

  最近发布的锤子手机T1可谓是炙手可热,罗永浩的演讲让无数人为之动容。情怀归情怀,系统的问题也还是有的,在Smartisan OS的9宫格和16宫格下依然无法使用壁纸,在此老罗的团队也做出了弥补,保留了安卓原生的桌面,如果设置为原生桌面则可以自定义壁纸。那我既喜欢Smartisan的界面又希望能设置壁纸该怎么办呢?

  

  考虑到可能是因为Smartisan OS图标浮块的关系,自定义壁纸确实不同于其他系统,存在一定的难度,在美观上难以取舍。但是不能代表以后的Smartisan OS就不会改进。毕竟即使是iOS也是在4.0版本以后才能自定义壁纸的。也希望锤子科技能在这方面做出更多的尝试。发布会上老罗也首次坦言之所以不能更换桌面壁纸(锁屏壁纸还是可以更换的)是因为他忍受不了“在老婆孩子照片身上堆满图标”,这让很多人大跌眼镜,毕竟大部分人没事就喜欢换个壁纸,换个心情。固然发布会上老罗称Smartisan OS可以提供原生Android的系统桌面,这样一来虽然老婆孩子照片能当壁纸了,但又失去了高效率的锤子桌面。因此用户必须在效率、易用性和老婆孩子的照片之间做一个取舍。到底选谁呢?反正小编没有老婆孩子,小编不用纠结,谁有谁纠结…

  手机UI有时候让人又爱又恨,它给我们带来了许多乐趣许多苦恼,如今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厂商重视,那些令人纠结的问题在UI的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存在,希望随着技术的发展,这些问题都能迎刃而解。每个厂商都能在简单易用的基础上做出自己的特色,这才是消费者最想看到的。

  尴尬的Back设计

  iPhone第一代于2007年发布,乔布斯称其“重新定义了手机”。时间证明了一切,iPhone凭借其人性化的人机交互血洗了手机市场,掀起了一场革命。但iPhone搭载的ios也并非完美,今天我们就来探讨一下iPhone上饱受争议的Back按钮,有人说这个按钮很符合ios简约的气质,也有人认为这样的设计完全是反人类。

  

  其实两种说法都有道理,Back按钮设计在左上角确实很符合ios的操作逻辑-可操作性很强,学习成本低;但同样,我们也不能否认这样的设计确实反人类,毕竟我们不像乔布斯—很多人不是左撇子,当右手 的时候我心里总是在默默的骂着苹果的设计师们,特别是到了iPhone5/5c/5s,机身甚至还加长了,真是不可原谅。遗憾的是后来ios7作为“ios以来最大的升级版本”却也只是设计风格的变化,而非设计逻辑的变化。因此搞的我们非常纠结:不放到左上角放哪里?难道要放在左下角,右上角或者右下角吗?放在左上角只是N害相权取其轻,可设计在左上角又着实不好用。总之,在ios上如何设计一个既符合ios操作逻辑,又不反人类的Back按钮还真是让人头疼。

  Windows Phone:老鼠老虎傻傻分不清楚

  Metro设计的灵感来源于1960年的Swiss Movement(瑞士机芯),其特点是简洁明了,强调的是信息本身,而不是冗杂的界面元素,最大的特点是有丰富色彩的色块作为背景,颜色对比强烈以突出信息本身,这个句子中有一个词非常重要:“丰富色彩”。

  

  好,我们来看一下Windows Phone的系统界面,好吧,除了下边的天气,几乎全部都是蓝色的色块背景以及白色的图标,我如何才能快速定位到我需要的图标呢?真是“老鼠老虎傻傻分不清楚”。在这个iPhone烂大街,Android普遍卡顿的时代,Windows Phone凭借其个性的UI及流畅的操作赢得了很多用户的芳心,这样低级的错误就像美玉上的一道瑕疵,让人心里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。希望微软能及早认识到这个问题,及时改正,更好地提升用户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