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文学笑话一则:清朝秀才、民国文人、现代网络作家的不同下场


阎王:你们三人,究竟是何死因,为什么一个来自清朝,一个来自民国,一个来自现代,却同时前来受审?

孔言:我生前因为写了一篇爱国诗文,却被官方定义为造反之作。于是死后一灵不昧,一直等着有人给我平反冤案,所以才来的晚了。

孔言:哎!这数百年来,人心腐坏,世风日污。谁会有闲情去看我那一篇寂寂无名的诗文呢?

阎王:看不出你老虽老,却颇有气节。好!你胸怀壮志,灵魂洁净,可以直接飞升九天,成为神仙了。

孟语:我生前由于看不惯军阀割据,百姓离乱的世道,所以隐居山中,只想写一些官场艳闻,以便博人耳目,赚些柴米钱。谁料想不慎得罪了一位官方大佬,全家都被人暗杀。所以我到了阴间,就一直瞪大了眼睛,看那大佬以及他的后人什么时候倒霉!

阎王:哼!身为文人,不思以文章报国,反倒撰艳书淫,着实可恶!来人,把他拉出去,投入人道,让他再世为人,好好弥补前过!

阎王:我听人说,现代的网络作家数量十分骇人,差点都能抵得上过去五千年的文人之总和了。怎得不见别人被压迫而死,偏偏你一人死的如此窝囊?

杨任劳:我的阎王大老爷啊,你可不知道啊。你看,我一没有那位清朝秀才孔言的才华,而没有那位民国文人的脑筋,只会在网络上写一些供人们在茶余饭后聊以消遣的小说。所以在世人眼里,一向没有什么地位。我这种人,天生就是个被压迫的种,有什么办法?

杨任劳:哎呀!我的阎王大老爷啊!您且高坐堂上,听我细细禀来:我等生来命格贱,任劳任苦不恨天。东家盘剥西家踩,从来不敢出怨言。如今一纸合约至,力逾千钧压我面。头脸犹可抛天外,腹内无粮怎苟延?

杨任劳:可不是吗?我虽然死了,可是还要遭受那些抵制合约之人的唾骂,您说我冤不冤哪?

阎王:哦……依本王看来,你倒是不冤。人家千方百计为大众谋福谋利,你却为一己之私,而扯人家的后腿,让他们骂两句消消气,也是天公地道的事。

杨任劳:多谢,多谢!我这就回去,以后再也不做网络作家了!我发誓,这次投生为人,长大之后,一定要向那份合同中的甲方学习……这叫做:来世愿做盘剥主,再也不为受剐人!

阎王:混账!本以为你回去能痛定思痛,好好反省一下,谁料想你穷心未退,坏心又起!来人哪,给我把他打入畜生道,为狼为豺,永世不得为人!